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采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地下黑幕揭秘

时间:2017-09-28 18:54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更让他的是,听说那中介人在向当地交了2万元罚款后,于当天下午就出来了,回到家里后他的老婆在门口迎接,竟放起了鞭炮。后来“输得精光光”去找那中介人要钱,否则“把原来输了的钱退给我”,那中介人竟说,他已经接受了机关的处罚,原来的所有账目“一概不予承认,我没有你还算对你好,否则你还要向交罚款”。“输得精光光”气不打一处来,抡起蒲扇大的巴掌就朝中介人打去,把中介人“打得屁滚尿流,但是我被抓去罚了1万元的款”。

  第四种是获彩民。大多中介人在起先就并不是什么,他们往往游手好闲、、多端,有许多是当地有名的“混混”、“败家子”,甚至是当地的“”、“”。大家要知道,干地下中介这一“行业”,有两个非常大的风险:

  一是从彩民中收钱的风险。如果中介人没有一定红的或黑的“威信”,彩民在没中后不付款怎么办?这就要中介人能够通过各种手段“”彩民。纵观城市和农村的中介人,大多是一些早已在社会上混迹的人员,他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,构成了一股比较大的“力”,一般的彩民是得罪不起的,在平时根本就不敢去招惹他们,何况欠他们的钱呢?毕竟中介人只能得到彩民下注资金10%或以下的手续费,如果有那么一两个彩民赖着不还钱,中介人没有办法对付彩民的“飞单”,那谁还敢充当中介人?

  二是从庄家处收钱的风险。既然地下是一场赌博,那么庄家就也有失利的时候,如果中介人没有好的手段来对付庄家,当彩民中了大之后庄家不赔钱怎么办?正是因为中介人需要具备以上两个条件,所以中介人一般在当地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,更多的是具有性质的影响力。如果中介人吃码败露,承担不起彩民所中的大或想吞了彩民从庄家处获得的赔偿金,那他们就不一定不采取一些手段来、对付彩民。在许多的地方,就发现过不少中介人彩民的恶性事件。

  某县一名中介人,因其妻子有一次没有将彩民的下注单向上线报,而当天开出的号码正好是没有的号码,按地下的“潜规则”,该中介人应承担3万元的损失。但是该中介人根本就没有承担损失的意向,以没有为由支付赔偿金。为此,那名中了的彩民多次找该中介人索要金,均遭到中介人的。正在该彩民极为的时候,该彩民的一名亲戚知道了此事,遂表示帮助追回金。见有人“见不平,拔刀相助”,该彩民十分高兴,表示在得到钱后愿意支付1万元作为酬金。一日下午,“追账团”一行三人到中介人所开的摩托车修理店索赔,要求按照支付3万元,又被中介人。“追账团”见中介人态度,遂暂时离开了。过不了多久,增加了三人的“追账团”再次上门要钱,声称如果不给钱就要给中介人全家“一点颜色瞧瞧”。无论怎么,中介人就是不付款,“追账团”怒火中烧,纷纷动手打东西,中介人。在打了一段时间后,该中介人竟从柜台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把匕首,问“追账团”:“你们要钱还是要命?”“追账团”见自己人多,毫不在意,继续砸东西,并向中介人靠拢。中介人在情急之中,猛地把匕首捅向“追账团”一名的右腹部,导致受伤者因失血过多而死亡。

  中介人不但杀彩民的黑,也杀庄家的黑。按道理说,庄家应是中介人的财神爷,没有庄家,中介人就不可能有稳定的高收入。但是许多的中介人在暴利的下,了庄家,干出不少损害庄家利益的事。有的人说,许多的中介人是“养不熟”、“忘恩负义”的,这一点不假。应该说做庄的也不是一般的人物,但是因地下“”是隐秘、非法的,完全靠相互信用来运行,这些为中介人杀庄家的黑埋下了祸根。

  中介人杀庄家的黑的方法有多种,有的同对付彩民的方法一致,但因对象的不同,也有一些独特的方法。与中介人杀彩民的黑不同的方法主要有两种:一是吃码,把一些难出的号码,把风险给庄家;二是拒付彩民输给庄家的款。对于中介人吃码,目前已经成为地下中的一项公开的秘密,凡头脑的中介人,都不愿意把自己所收的单全部报给庄家或上线。他们看到经过自己双手的大量的钱,滚滚进入庄家的腰包,心里极不好过,大多吃单。

  有一名中介人,他原来所收的单不是很多,因害怕担风险,没有考虑过要吃单。后来,随着生意的越来越大,每期有好几千元被庄家提走,那颗追求的心开始加剧跳动。“看到这么多的钱被庄家拿走,我真的十分,香港马会 足球投注就这么被送了出去,十分不甘心。”许多的中介人就是在这种心态下才去吃码挖庄家的墙脚的。因吃码的中介人越来越多,许多庄家的收入越来越少。为防止中介人吃码,一些庄家就提着现金,坐到大的中介人家里,盯着他们收单。中介人见庄家坐在家里,也不好意思吃码,只好原原本本地把收到的单交给庄家。

  中介人杀庄家的黑有一个绝招,就是谎称没有从彩民手中收到钱。中介人主要承担从彩民处收单、收钱,从庄家处赔偿金、送给庄家赢利等任务,在庄家与彩民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。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,彩民不认识庄家,庄家也不认识彩民。有的甚至庄家连中介人也不认识,是凭着别人的介绍与中介人联系上的,账务通过银行来结算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介人就经常以彩民外出打工或彩民外逃等原因,不将彩民已经交付的钱交给庄家或只交一部分。庄家对彩民也不认识,而且大多情况确实如此。这样的钱不比其它的钱,过一段时间后是会自动消失的,彩民人都输得跑掉了,如果金额不是太大,庄家也只好作罢。况且中介人就是庄家的“生命”,为了依靠中介人在今后替自己带来财富,庄家一般是采取的方式应付,不会去过分中介人。

  特别是在地下进入稳定阶段后,各地的小庄家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,中介人成为“抢手货”,庄家得罪不起,对中介人的这些小更是“撒手不管”。对庄家来说,有时几千块钱不是大的问题,但对农村有的中介人来说,就是一笔很大的数目。有的农村中介人,在了一笔资金后,就携款外逃,或躲在其它地方替别的庄家继续收单。在绝大多数农村,中介人一旦跑了,就意味着他们与庄家的交易划上了一个句号,从此一刀两断、互不相干。有的中介人本来就是有名的社会溜子,庄家有钱有家,就是硬要回钱,也害怕今后遭到中介人的报复,只好忍气吞声。

  在一个偏僻的乡村,有一个有名的“油渣子”,尽管他还只有30多岁,但欠账的“账龄”有10多年。在该村,他有好几个“老”债主,最多的是欠别人两头肥猪的钱,是1998年欠下的,当时是1200多元。有两笔账,他已经欠了12年。农村有个习惯,叫“年断”,就是说年内发生的经济帐务,欠债人要在大年三十前把钱还清;如果无法还清,必须向债主解释清楚,并做出。在每年过年的时候,他家里总坐着一些债主,都是一年又一年地盼望着他还钱。但是他在外赖着不回来,有时仅在新年里才回来看一下。农村有农村的风俗习惯,哪怕别人欠你的钱再多再久,在正月十五以前是不得向别人讨债的,否则会遭到对方的甚至,连原来的债务也可能会因此而“一笔勾销”。他就是钻了农村的这个风俗的“”,躲着生活。

  2004年过完年后,他回到了家里。他在群众中鼓吹,自己联系到了一个大庄家,委托他收单。该村有的群众买码已经买了半年多,原来他家附近的群众报码时都报在有几里远的地方。他的邻居见附近有人收单,而且庄家很大,遂非常高兴,纷纷把单下在他那里。他在收到群众的单后,报给一个小庄家,从中赚取10%的手续费。在首先的一段时间里,他完全按照地下“”的潜规则操作,该给庄家的钱,他积极送去,该给群众的钱,一分不少。在他充当中介人的前一个月里,群众对他的印象很好,有不少的人说他“变了,变得懂事多了”。就在群众和庄家都对他十分放心的时候,他的计划已经在心中形成,并一步一步地实施。

相关推荐